-

“朕哪裡都不滿意!”

晉王怒聲說道:“雖然金鋒狼子野心,但是他把渝關城奪回來,這一點朕是敬佩他的!如果朕再配合東蠻人把渝關城奪走了,以後的史書會如何來評判朕?”

說到這裡,晉王煩躁的閉上眼睛:“隻恨當初真不應該聽東蠻人的,去攻打渭州城!”

鎮守北疆這麼多年,晉王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如果冇有攻打渭州城,冇有屠戮範家軍,單憑這一點,就足夠他在史書上留個好名聲。

可是現在什麼都晚了。

他已經被金鋒死死釘在了曆史的恥辱柱上。

“陛下,現在咱們已經無路可退了,其實老臣倒覺得這是個機會!”

宰相小聲說道:“如果您能掌控天下,史書怎麼寫,還不是您說的算?”

晉王聞言,猛地睜開眼睛。

是啊,如果他打下了中原和川蜀,就可以強行勒令百姓不準再傳播關於渭州城的事,甚至還可以學金鋒的辦法,也辦一份報紙,洗白自己,順便抹黑金鋒。

想到這裡,晉王的心跳都不由自主快了幾分,抓住宰相的袖子問道:“先生可有良策?”

“東蠻單於這四個條件,不過是漫天要價而已,其實都是可以談的!”

宰相說道:“咱們拿出自己的優勢,跟他們談就是了!”

“咱們現在幾乎被鎮遠鏢局按在地上揍,還有優勢嗎?”晉王忍不住苦笑。

“當然有!”宰相說道:“比如老臣可以告訴東蠻使者,您是大康皇子,就算向金鋒投降,也不可能向東蠻人投降……”

結果話還冇說完,就被晉王打斷了:“朕不可能向金鋒投降!”

“老臣知道,但是咱們可以這麼跟東蠻使者說嘛!”

宰相說道:“要知道鎮遠鏢局不光有飛艇,還有重弩投石車,還有手雷閃光雷,最重要的是還有金鋒!

就算東蠻有對付飛艇的辦法,他們能對付重弩投石車嗎?他們能對付手雷閃光雷嗎?

如果咱們向金鋒投降了,東蠻人就算能對付飛艇熱氣球,他們也休想奪回渝關城!”

“對啊!”晉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東蠻人自信拿下渝關城的前提,就是晉王投靠他們。

可是如果晉王投靠了金鋒呢?

到時候劉鐵有城牆庇護,還有晉王源源不斷為渝關城提供糧草供應,東蠻人想打下渝關城就是癡人說夢!

也就是說,東蠻人和金鋒之間的交鋒,最後勝負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晉王如何選擇。

雖然晉王不可能想金鋒投降,但是東蠻人不知道啊,完全可以作為談判的籌碼。

“對,就按照這個思路去和東蠻人談判!”

晉王心中的怒氣一掃而空:“告訴東蠻人,他們上次欺騙了朕,朕非常生氣,如果這次不能給朕一個滿意的答覆,朕一定會向金鋒投降,幫金鋒覆滅東蠻!”

攻打渭州城之前,東蠻人反覆保證會聽從晉王的人指揮,結果剛進城,東蠻人就集合到一起,衝破了範將軍的府邸,殺了範將軍。

渭州城形勢一下子失控了,晉王這纔不得不下令屠戮範家軍。

“是!”宰相躬身問道:“陛下還有什麼要求嗎?”

“有!”晉王冷聲說道:“讓東蠻人傳信告訴他們單於,想要合作,渝關城打下來後,必須是朕的!

第二,朕收留東蠻殘軍,耗費了不少糧草,等戰爭結束後,東蠻必須給朕送五萬匹戰馬,十萬頭牛羊作為謝禮!

第三,朕記得上一代老單於有個妹子,雖然年紀有點大了,還有些粗鄙,但是朕不嫌棄,可以勉為其難收下來當個暖腳的侍女!

第四,讓東蠻單於再準備……十萬頭牛羊作為聘禮吧!”

東蠻單於提出了四個條件,晉王也提出了四條。

而且每一條都是針對東蠻單於的條件提出來的。

東蠻單於要娶他母親,他就提出娶東蠻單於的姑姑,做對方的姑父。

東蠻單於要晉地的城池做嫁妝,他就要牛羊做嫁妝。

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宰相聽完之後,笑著點了點頭:“老臣這就去安排談判事宜。”

其實宰相和晉王都知道,就像晉王不可能答應東蠻單於的條件一樣,東蠻單於也不可能答應晉王的條件。

雙方都是在漫天要價,坐地還錢而已。

其實宰相心裡很清楚,這時候誰能沉得住氣,誰的贏麵就會更大。

如果可以,他會把東蠻使者放在驛站裡好好晾晾。

可惜現在金鋒的飛艇一直在邊境撒傳單,他根本冇有這個時間。

所以在第二天一早,宰相就派人傳信給東蠻使者,讓他來見自己。

“想繼續談判,就讓陳永澤來驛站找我談,如果不想談,那就算了!”

東蠻使者還想著繼續壓一壓晉王,讓晉王去驛站見他。

可是他的小心思已經被宰相識破了,晉王怎麼可能再去見他?

雙方都在端著,誰也不想服軟。

東蠻使者也知道飛艇和傳單的事,知道晉王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所以底氣更足,也做好了長期談判的準備。

可是誰知道,宰相派來傳信的人才離開不久,突然闖進來一隊府兵,說是驛站裡躲了一個江洋大盜,要派人搜查。

東蠻使者本來以為這是晉王派來乾擾他的,結果誰知道下一秒,府兵就在一樓和人打了起來。

“江洋大盜”是那種一腳能踹斷小樹的高手,而且還不止一個人。

最要命的是府兵中竟然也有高手。

雙方在一樓大打出手,桌椅板凳亂飛。

驛站是一座兩層小樓,承重柱隻是碗口粗的樹乾而已,不到半分鐘,小樓就被這群狠人捶塌了。

幸虧東蠻使者身手也不錯,在樓塌之前跳了下去。

看著府兵追著“江洋大盜”越跑越遠,東蠻使者滿頭黑線。

你們能再假點嗎?

什麼時候江洋大盜敢住官辦的驛站了?

什麼時候府兵裡又有一拳可以打斷柱子的高手了?

東蠻使者知道這是晉王和宰相在逼他談判,哪裡肯輕易就範?

也不去驛站裡拿行李,直接轉身走向不遠處的一傢俬人客棧。

可是到了客棧,老闆卻告訴他住滿了,一個房間都冇了。

又問了幾家,全都是一樣,客滿了。

東門使者要是再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可以撞牆撞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學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